这几名学生承认拿了兵兵的钱

当前位置 :主页 > 创意文具 >
这几名学生承认拿了兵兵的钱
* 来源 :http://www.kjuuag.cn * 作者 : 至尊赢三张最新版/最好玩游戏排行榜/柬埔寨巴域木牌赌场/电子竞技/易胜娱乐2 * 发表时间 : 2020-11-22 04:50

兵兵还告诉记者,期间有两次因为自己没有拿钱,小腾就朝他胸部、背部打了两拳,还威胁说:“再不拿钱来就弄死你。”拿钱事情被家长发现后,兵兵再也不敢去上学了。他说,以后那几个同学肯定会饶不了他。

其实,只要关注一下媒体报道,大家都可以发现,现在在校园里或周边,侵害学生人身、财产安全的事件时有发生,已经影响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生活秩序,影响了学生和家长的身心安全。人们不无忧虑地发现,原本应该用美好、纯真等词来形容的孩子,却越来越多地与一些校园安全事件联系在一起。

腊月二十八那天晚11时许,马先生拿出自己收藏的钱币欣赏时,意外发生了:“咦,怎么一下子少了1.6万元,谁把钱拿走了?”收藏很久的钱币竟然一下子少了这么多,马先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屋子里大声吼叫。这时,正在小卧室里熟睡的儿子兵兵一下子惊醒了,扑通跪在马先生的面前。“爸爸,是我偷了你的钱。”兵兵用颤抖的声音说。

不管是被逼“进贡”还是讲“义气”,这一事件都让我们的视线聚集在校园安全问题上,校园本应是孩子们努力学习、健康成长的地方,但现在一些学生在校园里却感到“害怕”。他们究竟在害怕什么?

兵兵告诉记者,他在七里河区某中学上初二。按照兵兵的说法,他和班里的两个同学关系很好,之后,这两个同学介绍他认识了另一个班的四名同学。有一次,这几名同学打同校一名高一学生时,兵兵恰好在场。那名带头的同学小腾当场告诉兵兵,如果以后不给钱,兵兵也会是这样的下场。

据马先生介绍,他以前经营着一家牛肉面馆,自己有收藏钱币的习惯,每次做生意碰到尾数相连的钱币,他都会收藏下来。在乔迁新居后,他把自己收藏了10年之久的2.1万元收藏币放在衣柜里。

如何减少和避免此类事件的产生,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希望家长、学校、社会各方面都能一起想办法,加强监管、各司其职,还校园一方净土,给学生一个健康安全的生活及读书环境。 (西部商报 首席记者 唐学仁 记者 雷亚徽)

当时,马先生内心非常复杂,但更多的还是疑惑,他平日里对儿子兵兵管教还是比较严格的,从来都没有给他超过10元钱的零花钱。而且据马先生平时的观察,他做生意期间,曾把装有几万元钱的钱包丢在茶几上数日,儿子兵兵从来都没动过,这次是咋了,突然就有胆量偷走家里1.6万元。经过马先生询问,兵兵这才道出其中的原委。原来兵兵之所以拿走父亲的收藏币,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同学的威胁下,为了不挨打“孝敬”了同学。

6名学生只承认一共花了兵兵883元,且表示都是兵兵自愿为他们买东西的,这个结果让马先生难以接受。3月3日晚9时30分许先生带着儿子兵兵前往七里河公安分局刑警队报案。

当记者问兵兵:“你觉得你和那6个同学是不是好朋友”时,兵兵连连摇头表示否定。报案结束已是3月4日凌晨1时许,走出刑警队,兵兵一直沉默着。兵兵的父亲马先生对记者说:“娃娃不上学也不行,我们会把孩子带到老家去,安排兵兵在老家读书。”

在报案时,刚开始兵兵称事发的详细过程他记不清楚,具体给那6名同学“进贡”了多少钱,都是在哪里给的,每次给多少,他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经过警察的耐心开导和询问之后又换了说法。兵兵后来承认,他拿父亲收藏的1.6万元,其中一半分二十多次以现金的方式给了这6名学生,剩下的一半他自己花了些,其余部分是自己为了讲“哥们”义气,给这6个学生买了早餐、饮料、烟等物品。

1.6万元现金被学生威逼拿走,这不是个小数目,在家长反映当天,学校就开始调查。3月3日,记者跟随马先生来到学校。兵兵所在学校的教导处路主任说,接到家长的反映后,学校很重视。经过对兵兵所说的6名同学挨个多次调查询问后,这几名学生承认拿了兵兵的钱,兵兵买的饮料、零食,也都吃、喝了,但没有兵兵说的那么多。

兵兵父亲告诉记者,腊月二十八那天他得知兵兵偷钱后,本想打电话找学校,但当时学校已经放假,只等开学后,他才找到了学校。

在学校的调查记录上,记者看到6名学生中,小腾花费的最多,其中黑兰州香烟4盒,其余的都是喝饮料吃零食,总共544元,另一名叫小伟的同学花费了151元,其余4名学生花费都是几十元。

兵兵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拿钱是去年考完期中考试之后。但1.6万元现金他到底拿了多少次,兵兵说自己也记不清了。但他向记者肯定地说,这些钱除了自己充q币花掉了900多元,自己吃零食、买饮料花了几百元,剩下的钱全部“孝敬”了那6名同学。

到底是威胁勒索还是讲了哥们义气,目前,警方就兵兵所说的情节正在进一步核实。按照警方的说法,无论是威胁勒索还是自愿花费讲义气,这一现象存在于中学生之间,暴露出家长、学校以及社会监管责任的缺失。

兵兵说自己胆子小,在班里是外来者,家不在本地,害怕被打,于是在小腾的威胁下,第一次从爸爸收藏的钱里拿了350元,给了小腾。兵兵告诉记者,在他第一次偷钱后,小腾班里的四名同学以及和他关系好的两名同班同学就隔三差五地向他要钱。他是迫不得已,才一次次地将爸爸放在衣柜里的钱拿走。

3月3日下午,西部商报记者来到马先生的家中,见到了当事家长马先生和他的儿子兵兵,马先生从卧室里拿出了剩下的收藏币5000元。记者注意到,这些收藏币的号码都是尾数为“77777”“8888”之类的,币值有100元、50元、20元不等。在马先生向记者介绍情况的同时,兵兵一直低着头,时不时用手背蹭一下鼻子。

3月2日下午5时许,家住七里河区的市民马先生拨打《西部商报》新闻热线8119000反映,他的孩子兵兵在七里河区某中学读书上学期一共偷偷拿了家里的1.6万元用来向同级的6名同学“进贡”,孩子声称如果不给钱,有可能遭到6名同学的殴打。据兵兵说,是几名同学威逼勒索要钱,而这几名同学却说是兵兵为讲哥们义气自愿花费。目前,马先生已向警方报案。

“这883元还是学校多次调查,并叫来了学生家长配合的结果。”路主任说,兵兵没有列出到底谁拿了多少,也无法一一对质。路主任说,学校在调查中,被兵兵指认威胁他的几名同学一一表示,这些钱都是兵兵讲“哥们”义气,自愿拿出来给他们花的,并非是威胁勒索。学校也只能按照《兰州市中小学生处分条例》对几名涉事学生进行处理。

上一篇: 去年夏天公司的研发团队开始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